抗战时期的杨森(2) - 档案编研 - 买球官网 <body> <div class="logo" align="center"><a href="http://eveisreal.net"><img src="http://n.sinaimg.cn/sports/2_img/upload/cf0d0fdd/779/w2048h2731/20200624/2534-ivmqpci3037300.jpg" alt="买球官网" title="买球官网"></a></div>

抗战时期的杨森(2)

字体:【 】       【 打印 | 关闭】  发布人:.qiangool.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5 15:03:27   点击数:4094

杨森(右二)与27集团军部分官佐在通城南江桥

 

 

20军完成淞沪抗战任务后,杨森率部撤离阵地到达南京。蒋介石召见杨森时说:“你的20军这次在上海抗战打得很好,很光荣,第一批外械到了,优先补充你的部队。”同时,升任杨森为27集团军总司令,仍兼20军军长,并调往当时安徽省首府安庆市补充整训。1937年12月,杨森率20军到达安庆后,装备和编制都比原来有所加强,步枪大部换成捷克制,每营增加一个重机枪连,每团增加一个迫击炮连。特别是通讯部队更为充实,军增加了通讯营,师设通讯连,团设通讯排,部队指挥较前大为灵活。

1938年5月,日寇以陆海军部队,并配以空军,沿江西上窜至安徽芜湖,旋向铜陵、贵池进犯。另一支部队则沿津浦线由北南下插入安徽合肥、巢县、无为、庐江等地。驻防安庆的杨森部队当即以133师开往巢县、无为、庐江等地,阻击日寇继续南下,又以134师分驻枞阳和安庆一线沿江岸布防。6月初,日寇攻占巢县。杨森下令133师反攻,部队利用浮桥渡过运河向巢县出击,前进至巢县附近时,听当地老百姓说巢县城墙有一个洞,扛着机枪都可以钻过。师部决定组织两个营的突袭部队于深夜潜入城内,趁日军还在梦中,入城部队一齐开火,打死日军200多人。

接着,日寇又增兵两个师分水陆两路向安庆进攻。水路由四艘军舰载海军陆战队在枞阳附近登陆;陆路则沿公路进攻合肥。日寇攻占合肥后,杨森令部队在舒城、桐城一线构筑工事,阻击日寇向安庆进犯。此时,因守卫合肥的何成浚部提前撤退,敌人由合肥南下,直逼安庆,使安庆腹背受敌。杨森被迫于1938年6月12日放弃安庆,将部队撤到岳西县金家寨集中,后又反攻潜山县,切断敌人的运输线,直打到水吼岭,把日寇压进潜山,遂撤往太湖,然后向汉口撤退。蒋介石对杨森擅自撤出安庆甚为不满,曾电责杨森“轻弃名城,腾笑友邦,革职留任”。后来蒋介石知道事情原委后,又特别拨进口的捷克武器补充20军,借以安慰杨森。

1938年10月下旬,日寇占领武汉后,又继续沿粤汉路南下。蒋介石令杨森派一个师驻江西武宁,杨森即令133师师长杨汉域率部取道江西修水到达武宁。在罗盘山、棺材山一线,133师与日寇激战20多天。11月初,蒋介石在南岳召开军事会议,对作战指挥系统作了新的调整,作战区域也重新划分。当时湖南和赣西、鄂南被划为第9战区,由薛岳任战区司令长官。杨森的27集团军总司令部移驻湖南平江。

抗战时期,湖南是国民政府粮食、兵员及工业资源的重要供给基地之一。第9战区司令部设于省会长沙,中日军队在湘北新墙河一线隔河对峙。长沙是华中战略重镇,为粤汉铁路之要冲和中国战略大后方西南地区的战略要点。当时,中国军队非常重视长沙地区的防御,由第9战区在此集结重兵对抗日军。从1939年到1942年间,日军先后三次大规模进攻长沙,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。

1940年4月,第九战区长沙会议会场

 

1939年9月14日,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。日军第11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10万余人,从湘北、赣北、鄂南三个方向进攻长沙。杨森因急性阑尾炎手术后刚刚拆线,不顾医生劝阻就赶往长沙,率27集团军接受保卫长沙的任务。9月27日,杨森派134师急行军奔赴南楼岭、白沙岭、苦竹岭一带阻击日军。李麟昭的803团在白沙岭刚布好防御,就与夺路南下的日军先头部队开始交火。战斗中日军一指挥官被击毙,缴获了敌人此次作战的军事地图。了解到敌军的企图后,杨森立即召开军师长会议,改变原来的军事部署,调遣部队由南向北分头抗击敌人。第二天,79军和20军对日33师发起猛攻,日军遭受重创。但日寇依仗其良好的装备,在空军掩护下强渡新墙河,突破国军防线,向长沙进逼。杨森令杨汉域率部阻击由通城向长沙进犯之敌,在南楼岭、白沙岭、朱溪厂、龙门、长寿街一线紧紧缠住敌寇,致使敌后援部队和补给运输严重受挫,不得不撤回到新墙河以北原防地。这次会战后,杨森升任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27集团军总司令。

1941年9月,日寇第二次进攻长沙。日军此次的企图,是想在长沙以北地区歼灭第9战区主力。9月7日,日军大规模的机械化部队向大云山进攻。9月8日,大云山祖师殿为日军所占。杨森采取尾击、侧击、截击的战术,于10日克复大云山。此后,日军又突破新墙河防线,直逼长沙。杨森所部利用月黑风高的夜晚,趁敌人熟睡之际,越过河床,将日军营房一百多匹战马偷走,敌人大梦初醒仓促应战,损失惨重。9月20日以后,日军占据岳麓山,向长沙城内猛烈轰击。这时,杨森的20军等部队在新墙河以南汨罗江以北切断日军后援,并炸毁日寇在岳阳的弹药库,其补给和交通线、通信网也被彻底破坏。国军各部队便陆续从平江、浏阳、株洲等地按照预定计划进入战斗位置,将陷在包围圈的敌人穷追猛打,日军遗尸累累,精锐尽失。直到9月30日下午,日军方才突出重围向北逃窜,退回原阵地。日寇企图一举歼灭第9战区主力,摧毁中国军民抗战意志的计划遭到失败。

1940nian4yue,dijiuzhanqusilingxueyue(you)yufusilingyangsen(zuo)zaizhangshaheying

 

1941年12月7日,日军偷袭珍珠港,发动了太平洋战争。为牵制中国军队,日军调集5个多师,12万余兵力,在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的指挥下,对长沙发动了第三次进攻。战斗打响时,守卫一线的134师401团防线被突破,杨森下令20军部队在新墙河以南汨罗江以北地区,沿公路、铁路附近山区构筑工事,阻击敌人,以掩护战区主力部队在长沙附近的部署。133师在粤汉路附近的傅家桥、下高桥等地与敌人大部队遭遇,顽强阻击,激战了三天三夜,双方均伤亡惨重。134师在影珠山、古华山等地对沿公路南犯之敌予以侧击,使日寇在汨罗江以南捞刀河以北地区遭受惨重损失,又一次被迫撤退。于是,杨森又下令20军和58军各部跟踪追击,在修水桃树港攻占日军的兵站和医院,缴获了大量车辆战马和作战物资。

第三次长沙会战后,宋美龄得知133师398团二营在守卫傅家桥的战斗中,营长王超奎率部与敌英勇搏斗光荣战死,全营400余人壮烈殉国的悲壮事迹,她非常感概地在重庆发表广播讲话,赞赏这位抗战英雄:“中国只有断头的将军,没有投降的将军,守卫长沙的王超奎就是例子!”当英美两国的代表在长沙参观时,看到长沙守军的简陋工事和普通武器后,对此也深表敬意。

1942年8月,杨森到湘北咽喉——岳阳县大云山检查布防。他想到那些死难的将士,决定在大云山刻碑纪念,亲笔题写了“三战三捷”四个大字,并附注解:“倭寇侵我中国,在湘北相持五年,中经大举犯长沙三次,赖民众协力,将士用命,都予击溃。国人正精诚团结,矢志澄清,泐石共勉。”在“三战三捷”刻石下方10米处,还有一块“三捷泉源”石碑,为20军副军长夏炯题。如今,这些石刻仍保存完好。

 

友情链接
您是本站第1位访客 联系电话:0817-2252800 QQ:285104462
环球app 环球app 环球app 环球app 环球app